色小说 > 历史小说 > 爱的释放
上一章 神秘女谍 主目录

第01章 强奸游戏(上)

作者:北海的风 更新时间:2016-01-23 15:36:36

上文书提到,新上海滩巡捕房的谍报科探长白邪武受命调查一个神秘间谍组织。

该组织成员都是俊男美女,以“新上海总商会”各大财阀中掌握商业机密的人或者其家属为目标,靠色相或笼络感情等手段骗取信任,藉机窃取各种机密。

指派白邪武调查该组织的人,不是巡捕房的总探长,而是更厉害的大人物——龙十三爷。此人是新上海滩的最大财阀同时也是最大帮会“青红门”的总裁,一个人占了“新上海总商会”一半股份,凭此成为“新上海总商会”会长。

巡捕房现任的总探长和各科探长几乎都是龙十三爷的门生,白邪武也不例外。

他不太喜欢这个黑老大财阀,但为了顺利开展工作也不得不拜在其门下。这次,正是龙十三爷指派他负责调查这个神秘间谍组织,限期2个月破案不得有误。

白邪武立刻着手调查,也很快得到了线索——由他的情报员小虾米的一段视频录像,里面偷拍下了一对男女在“贵族花园”情侣酒店的偷情过程。

视频录像中的男子是他好友龙二郎龙十三爷次子白邪武对此并不意外。

他早预料那个神秘间谍组织会盯上龙二郎,并利用其好色轻浮的弱点。令他意外的是,视频录像中那个与龙二郎偷情并伺机换掉其随身u盘钥匙的女子,此女在脸型、身材、气质、性格等各方面都与他的新婚爱妻雪艳娇非常相似!

只可惜,由于偷拍的角度与光线等问题,加上那女子从头到尾都尽量不出声音,所以白邪武无法确定那女子是否真的是雪艳娇。

或者应该说,他宁可相信自己是胡乱猜疑,也不愿意相信那女子会是雪艳娇!

不过,白邪武的天性冷静。看完视频,他静下心思考了一下,很快做出判断——虽然从感情上难以接受,但如果抛开感情因素根据事实分析,那女子确实有可能是雪艳娇,至少他的爱妻雪艳娇在这件事情上面有重大嫌疑。

先,视频录像中的那女子显然与龙二郎非常熟悉,却是初次与龙二郎偷情,更正确地说她看起来是初次与丈夫以外的男人偷情。龙二郎的女人虽多,但要符合这种情况的女人,而且还是与雪艳娇在各方面都如此相似的女人,据白邪武所知根本不存在。也就是说,那女子可能就是雪艳娇本人。

其次,雪艳娇这两天都没回家,据她所说是又在“级时尚”广告公司加班拍广告。工作期间她手机关闭无法联系,要知道她今晚到底在哪里做过什么事情,最直接的办法恐怕就是赶到她公司核实。

想到这里。白邪武关上电脑,收拾好办公桌,离开办公室打算马上开车赶往“级时尚”广告公司。可是刚踏出办公室,他又想了一下,便停止了脚步。视频文件内的事情是今晚8点左右开始生的,前后大约2小时。他是在11点多开始看的,还把些镜头倒回去反覆播放了几次,所以现在已是凌晨2点。

雪艳娇为免他担心,之前向他说过——这次加完班大概会在凌晨2点回到家中。

想到这里,白邪武打算先给家里打个电话。正当他掏出手机,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一看来电显示的号码,白邪武便知道是从家里打来的。接通后,电话那头立刻传来他熟悉的声音——新婚爱妻雪艳娇的话声:“喂,邪武,是我。好累,刚回家,你今晚也在加班?”

白邪武安静地听着娇妻的声音,冷艳孤傲的雪艳娇在工作中很要强,哪怕再辛苦也不向他人展示虚弱的一面,只会向他坦露。

接着,白邪武用平稳的语气与雪艳娇通了几句话,便叮嘱她不用等他,先上床休息。由始至终,他没问过雪艳娇今晚到底在哪里干过什么,虽然他很想知道。

然后,白邪武开车回到家中——位于浦东外滩附近的巡捕房总部探员公寓。

他通过大门岗哨,坐电梯来到这幢100层公寓楼的第10层,走到1010房间掏出一张磁卡刷了一下门缝。“卡哒”一声,房门里侧的电子锁打开,房门随即向内打开。

这是一套三室两厅格局的家居,有可以作为浴室的独立卫生间,不算很大但布置得体。白邪武婚前就住在这里,婚后添了些家具并重新装修了一下作为婚房。

这个大型百层公寓是专供巡捕房总部探员的家居住所,大多数的巡捕房总部探员及其家属都住在这里。巡捕房的总探长虽然在外面有好几处房产,但为了上下班方便,平时也经常住在这里,当然其住的房间要比白邪武的这套大多了。

这里凡是巡捕房总部的正式探员都可以申请入住,但房间有大有小,按照职务高低分配。以白邪武的探长身份,其实可以入住更大更舒适的房间,或者干脆搬出去买套房子住。但是,白邪武却把分给他的大房间让给其他同事,自己带着新婚娇妻很低调地住在这套三室两厅房间。

现在,回到家中的白邪武脱去外套挂在客厅的衣帽架上,然后在卫生间洗漱了一下,再走进夫妻卧室,现爱妻已在床上入睡,而且睡得非常香沉。

可能真的是这两天加班工作辛苦了,白邪武坐在床边抚摸她秀的时候,雪艳娇仍然沉睡在梦乡中。于是,白邪武轻轻掀起盖在她身上的柔软被单,现爱妻像平时那样一丝不挂裸睡在洁白的席梦思床单上。

雪艳娇有裸睡习惯,尤其每次加班之后,她喜欢泡个舒服的热水澡再**裸地睡个好觉,用这种方式解除工作压力。今晚的她也是如此,白邪武默默欣赏着爱妻玉体横陈的**娇躯,这种绝色美女的裸身真是无论看多少次都不会觉得腻。

只见,雪艳娇面如皓月的鹅蛋脸带着梦呓般的神态,合拢着双目从琼鼻轻轻出娇鼾,樱桃小嘴含含糊糊地说着梦话,齐肩的乌黑秀披散在枕头上。

她那既带着少女青涩美感又带着少妇成熟美感的秀丽容貌,在此刻宛如天真无邪的睡美人天使,正**着犹如凝脂的冰肌雪肤等待着心爱的王子吻醒她。

与此相反,雪艳娇在床上玉体横陈的****却犹如妖艳性感的恶魔公主。

由于她现在的睡姿是侧卧着,所以坐在床边的白邪武可以清楚地欣赏到她那一身凹凸玲珑的魔鬼身材——小蛮腰纤细可握,香肩圆润可爱,藕臂白嫩动人,小腹平坦光滑,美腿修长雪白,翘臀浑圆性感……

尤其她胸前那对傲然高耸的天然f罩杯**,又白又大富有弹性的**即使在她侧卧的时候也朝上耸挺着,一点没有松垂的感觉,樱花般色泽的乳晕中挺着处子般粉嫩的奶头,几乎任何男人看在眼里都会恨不得马上把玩一番。

而她并拢的双腿股间的神秘花园,在那女性隐秘的**地带,依稀可见隐藏在倒三角型芳草丛中的两片樱红色**花瓣,合拢在一起像含苞待放的娇嫩花朵,只等威猛雄壮的勇士前来摘取!对男性来说,这简直是莫大诱惑。

加上雪艳娇即使在睡梦中也保持着的冷艳气质,那种既冷艳孤傲又清雅高贵的味道更添魅力,除了使男人自然地激出强烈的保护欲和怜爱心理,也使男人本能地激出强烈的征服欲和占有心理。

白邪武自从与雪艳娇结婚,虽然还不到半年,双方各自的工作都很忙不是经常有机会在一起,但只要一有空就抓紧时间相亲相爱,所以已经对她美妙裸身的几乎每一寸肌肤都十分熟悉。不过,即使已经多次欣赏过她的极品女体,白邪武现在仍然一点都没看腻,男人能有如此绝色娇妻真可谓几身修来的艳福。

当然,白邪武在欣赏娇妻睡姿的同时,也没忘了本职工作。他一边欣赏着娇妻裸睡的玲珑娇躯,一边仔细扫视着她身体的各个部位。特别是嘴、脖子、胸部、大腿内侧等等女子在与男人生性行为之后容易在身体表面留下痕迹的部位。

他不仅用眼睛看,还用鼻子轻轻嗅了嗅。他现,雪艳娇的身上除了有家中浴室使用的洗浴乳气味,还掺杂着一种很少在市场上出售的高价沐浴精的芳香。

这种高价沐浴精,即使在繁华的新上海滩,也只有财阀富豪的家中或者高级酒店才有,比如之前视频录像中那对男女偷情的场所——“贵族花园”情人酒店。

不过,单凭这点证明不了什么,因为雪艳娇这两天在公司加班拍摄的广告就是针对高收入消费者的沐浴产品,她可能在拍摄工作中接触过类似这种高价沐浴精。

除此以外,雪艳娇身上就再无什么疑点,除了她丰挺**的粉嫩奶头有些不自然的翘硬。白邪武知道娇妻这对引以为豪的性感**是她身体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尤其奶头非常敏感,一旦遇到**挑逗就会马上翘硬起来,如果经历过**的话即使做完爱之后也会持续很久的翘硬。

可是,光凭这一点还是证明不了什么,因为雪艳娇的粉嫩奶头虽然翘硬却没有被捏玩或者亲吻的痕迹。即使这些痕迹是可以在事后通过冲洗等方式消除的,但没有明显痕迹作为证据,白邪武也不能轻易下判断。

于是,白邪武小心翼翼地将娇妻侧躺的裸身翻转过来,把她双腿打开,低下头埋于她双腿根部之间的神秘花园,用舌头舔玩起樱红色**花瓣和位于**上方的敏感阴蒂,双手则在她平坦光滑的小腹与玉跨私处的**上来回爱抚触玩。

很快,尚在睡梦中的雪艳娇渐渐张开樱桃小嘴出轻柔短促的娇喘,她即使在沉睡中也表现得那么克制,不肯轻易出屈服于**的呻吟。

然而与她的意志相反,她的**比白邪武预想中还快地开始有了反应,下体私处逐渐湿润起来,从微微张开的两片**花瓣中慢慢地流淌出甘甜香郁的****,**上方宛若红宝石般散出诱人光泽的阴蒂也徐徐兴奋翘起。

此时,虽然白邪武专注于雪艳娇的玉跨私处,但她胸前乳峰顶端原本就有些不自然翘硬的粉嫩奶头也开始变得更加翘硬。女人的奶头与阴蒂都是身体细微部位中最容易兴奋的性感点,外冷内热型的冰山美女雪艳娇尤其如此。

见到娇妻已经渐进佳境,白邪武一边控制着节奏不使她惊醒,一边用舌尖巧妙地分开她私处的两片樱红色**花瓣,吮吸着甘露**向**里面的紧窄**探索。刚一进入,他这位冷艳娇妻的全身就身不由主般在睡梦中颤抖起来。

白邪武虽然不像龙二郎那样到处留情,其实床上功夫比那位情场老手还高,只是他平时为人低调,除了爱妻雪艳娇之外只有几位一直秘密交往的红颜知己。

再者,他对雪娇艳身体内外的性感部位十分了解,一上来就能把握住重点开展攻击。

因此,雪艳娇的性感**在白邪武的高挑逗下像融化的冰山般逐渐露出深藏在体内的灼热情炎,无意识地按照雌性本能扭摆腰肢,小嘴里的娇喘也越春意怏然。

她俏脸的脸色润红、浑身欺霜赛雪的肌肤都开始蒙上一层薄薄的桃红光泽。

娇妻如此秀色可餐,为人丈夫当然其乐无穷。然而,白邪武把脸从雪艳娇的玉跨间抬起来的时候,却有些复杂的神情——他现娇妻小嫩屄的**入口处隐隐地有粗壮物体侵入过的痕迹,**腔壁的反应也比往常更加激烈,还没插入**就像喂得半饱的小嘴般吸吮住他探进**的舌头。

白邪武知道,他这位冷艳娇妻就如之前视频录像中的那位冷美人,虽然外表与气质都是标准的冰山美女,性感的**却偏偏天生非常敏感,而且一旦被点燃**就会比寻常的女子更加浓情似火,并产生一般男人难以满足的强烈**。

刚才视频录像中的那位冷美人,虽为了间谍任务用自己**作为代价与龙二郎偷情,但好像由于是初次与丈夫以外的男人生性关系,所以始终尽量克制着**。而龙二郎最后被一个电话匆匆叫走,只与那位冷美人做了一次就结束了偷情。

也许,那位冷美人内心为龙二郎如此匆匆离去感到庆幸,但其**很可能还没有得到充分的满足,被龙二郎挑起的**之火还没有熄灭。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位冷美人的性感**就会像雪艳娇现在这样处于“半饱”状态。同理,如果雪艳娇就是视频录像中那位与龙二郎偷情的冷美人女间谍……

白邪武想到这里,又见到娇妻今晚睡得格外香沉,在梦中被自己挑逗得娇喘息息却还未醒来,忽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他考虑了一下,随即开始行动。

他进卧室的时候,把随身携带的公文包放在夫妻双人床附近的沙上,打开那个公文包,他从里面取出三样东西,包括一副手铐、一个黑色皮革遮目罩、一个副小巧的带麦克风耳机。乍看之下,这三样东西放在一起不知有何用处。

手铐的功能不用多解释,那个黑色皮革遮目罩是巡捕房的探员在押送犯人之类情况下使用的工具,戴在犯人脸上蒙住双眼使其看不见东西。

至于那副小巧的带麦克风耳机,其实是精妙的变声装置,只要戴上耳机把麦克风对着嘴边,就能通过耳机上的调节按钮变声。耳机内还有电子储存声库功能,凡是之前收录过的声音语调,经过调整后都能模仿得惟妙惟肖。

这种麦克风耳机并非巡捕房探员的装备,而是白邪武的个人情报员小虾米——那个精通电子技术的小记者的杰作,经过白邪武的加工后成为他独门的破案工具。

过去,白邪武曾经同时使用这三样破案工具手铐、遮目罩、变声装置比如有一次他为了让一个软硬不吃的劫匪招供,他把此人用手铐锁起来,再用遮目罩蒙住其眼睛,然后悄悄使用变声装置模仿其同伙的声音,造成那罪犯的同伙已经指认其罪行的假象,攻破那劫匪的心理防线。

如今,白邪武再次同时使用这三样破案工具,却是用在他的新婚娇妻身上,这种事情他之前真的从来没想到过。

雪艳娇每次连日加班工作后都会像现在这样睡得很香沉,今晚她似乎格外疲倦,睡得比以前更沉。白邪武轻轻地用手铐把娇妻的双手反铐在她背后,然后把遮目罩戴在她脸上蒙住双眼部位。弄完这些的时候,雪艳娇仍在睡梦中继续轻声娇喘着,轻轻扭动着被他挑起欲火的**玉体,还没有醒过来。

看着床上玉体横陈的冷艳娇妻在睡梦中被他用黑色皮革蒙住眼睛、用手铐反铐住双手的样子,白邪武突然有些异常兴奋——这真有点像玩带sm情趣的强奸游戏。

晃了晃脑袋阻止自己继续胡思乱想,白邪武戴上那副小巧的带麦克风耳机,随后脱去身上的衣裤,露出一身经过实战锻炼的强健肌肉。当他脱下裤衩的时候,才现自己股间那根天赐异赋的粗壮雄物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昂奋勃起了。

白邪武的**平时与一般成年男子没有太大区别,一旦充分勃起的时候,就会变成出30公分的粗壮巨**。不但尺寸比公认的情场老手龙二郎粗长,还比其更加坚挺持久。只是他平时很少出入风月场所,外人只知道他是巡捕房谍报科的破案高手,却不知道他还是天赐异赋的性豪达人。

眼下,他双手开始故意使劲握住爱妻雪艳娇的丰挺**,刻意很粗暴地捏玩这对天然f罩杯的雪白大**,仿佛对方不是他的新婚娇妻,而是被他凌辱的对象那般。

同时,他胯下异常粗长的巨**雄赳赳地对准着雪艳娇下体私处的**洞口,赤黑色的粗圆**在她淫润湿滑的樱红色**花瓣上来回摩擦,等到整个**乃至巨**前端都沾满蜜水般香醇的**,便开始顶开两片花瓣慢慢插入。

才插入**部分,白邪武就感到身下冷艳娇妻的小嫩屄从深处传来一阵蠕动,一股吸力伴随着又紧又热的缠绵,**腔壁的嫩肉仿佛从各个角度缠绕住插入的男根,像有无数张小嘴在吸吮轻咬,真是爽得难以言表!

白邪武知道,这是雪艳娇的名器**在挥威力。他与她新婚之夜的时候,雪艳娇还是处子之身,刚开始他以为娇妻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渐渐适应他过于粗长的巨**,但没想到只经过新婚之夜的破处开,雪艳娇的小嫩屄就显现出**名器的本色,在他高性技的调教开下很快适应了他的巨**,能够与他共享鱼水之欢。

任何健康女性的**都具有一定的收缩功能,那些天生具备或者经过后天锻炼而拥有名器**的女性的**往往有着更强的收缩功能,即使尺寸大的**也能插入。

除了收缩功能,名器**的腔压也往往比普通女子的**更紧更热,最极品的名器**在**插入后即使不进行**运动,也能通过本身的强烈蠕动产生剧烈的男女**快感。雪艳娇的小嫩屄,就是这样的极品名器!

这样的极品名器,普通男人一插入恐怕就会忍不住早泄,或者无法展开**动作只能任由**紧紧咬住**不放直到射精。只有性技和耐力出众的精壮男性才能尽情享受如此**名器,白邪武便是这样的男子。

只见,双手使劲握住雪艳娇的胸前丰挺**,白邪武强健的身躯压在冷艳娇妻的**玉体上,**部位已经顶入她小嫩屄的粗长巨**再接再厉,持续缓慢有力地向内深入,粗壮坚挺如钢棒似的出30公分大**在**内大量****的润滑下一路顶开紧热收缩的**腔壁,以直插子宫的威势侵入**深处!

“啊——哦……恩!怎、怎么回事……啊!不、不……是、是谁!”

雪艳娇在梦中出一声春情难忍的呻吟,虽是呻吟却充满愉悦之情。但她显然立刻感到情况不对,从香沉的睡梦中立刻惊醒过来,呻吟顿时变成惊恐的悲鸣。

醒来的冷艳娇妻顿时现自己眼前像被什么蒙住了眼睛一片漆黑,双手被冰冷的手铐反铐在背后,黑暗中一个强壮高大的男人压在自己一丝不挂的**娇躯上,自己胸前高耸丰挺的天然f罩杯**被一双强劲有力的大手握住粗暴捏玩,自己下体私处的小嫩屄则被一根异常粗壮的大**插至**深处并还在向内挺送!

雪艳娇立刻竭力扭动腰部,还弯曲着被强行分开的修长美腿试图踢开压在身上的男人。但是被反铐双手又被身上强壮男人紧紧压住的她越是拚命挣扎,反而越是激起这男人的兽欲,压着她一阵狂吻,从她的小嘴一直吻到脖子,再用力吸吮她遭到粗暴玩弄的丰挺**顶端的翘硬奶头。

同时,这个紧紧压住她的男人以慢慢转动尚未完全插入就已经塞满她**的粗长巨**,弄得她敏感的身体从里到外都越滚烫,明知是被强奸却难以控制灼热的欲火,被这“强奸犯”的大**慢慢摩擦**腔壁嫩肉的小嫩屄难以控制地蠕动起来,不自觉地分泌出更多更粘稠的****!

似乎感到她敏感**已经背叛心灵,这个男人压在她身上给予她致命一击,那根异常粗壮的巨**一插到底,粗圆的**感觉鲜明地直接顶在**最深处的子宫口花芯上,**顶端甚至蛮横无理地强行嵌入花芯插进子宫花房……

“不——不,不!住手……你、你到底是谁!是怎么进来……啊!不要再……插进子宫了!哦……不……恩……恩……呜……”

虽然眼前一片漆黑,但在黑暗中,自己的性感**遭到来历不明男子奸淫玩弄的感觉似乎反而更加敏感,既屈辱哀羞又异常兴奋的复杂感觉使这位冷艳娇妻忍不住悲鸣哀号起来。而当她现徒劳的反抗只能更加刺激身上这个强壮男人的兽欲时,她开始尽量不出声音,咬紧嘴唇试图用沉默进行反抗。

可是,让雪艳娇吃惊万分的是,这个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似乎不是一般的入室劫财劫色强盗,更不像是普通强奸犯。他除了体格强壮精力无穷并有着异常粗壮坚挺的**,还有着极其高的**技巧。

雪艳娇的嫩屄**被这男人的粗巨**塞得又涨又满,一阵阵时深时浅、时强时弱、时急时缓的**动作更是充分利用巨**的天然优势摩擦着她淫润**内的几乎每一寸嫩肉,就连她**内的最敏感g点部位也在巨**的**运动中受到反覆准确攻击。

这男人好像对她的情况很了解,使她根本无法保持沉默!

全身火烧一般滚烫的**刺激下,雪艳娇这位平时孤傲不群犹如天鹅公主般的冰山美女被身上不知名的强壮男子奸淫得欲仙欲死,全身颤抖着伴随他的一阵阵**拼命甩动胸前傲然高耸的雪白大**,纤细的腰部也开始不停扭动着本能地迎合这个男人在自己女体深处的的每一下**,浑圆的臀部甚至不知羞涩地自然挺起迎合男人的强奸。

就算她再冷艳也无法自控,这男人实在太知道如何令女人疯狂,尤其知道如何让她这样的冰山美女陷入疯狂**难以自拔!

“我、我不行了……求求你……别这样……啊……不行了……啊!啊啊!”

雪艳娇终于出清晰浪喘,她仍在努力克制,但**已被攻陷,终于第一次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出哀羞的大声**。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仿佛也更兴奋地乘势追击,将被这冷艳娇妻的名器**紧紧咬住的巨**向最深处连续强劲**!

“啊、啊!我、我要完了……要、要死了……不、不行了……呜啊啊啊!”

粗长坚挺的巨**塞满着她激烈蠕动的**直顶花芯插入羞涩的子宫,强劲有力的大手紧握住她拚命甩动的丰挺**捏玩兴奋的奶头,被蒙住眼睛的雪艳娇在黑暗中尽情体验着前所未有的异常刺激,忘情地挺高臀部摇摆腰肢,扭动着玲珑凹凸的魔鬼身材,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她小嘴出的**声也越来越响。

像她这样冷艳不可方物的绝色娇娃,还是新婚不久的年轻人妻少妇,被“丈夫以外的男人”闯入闺房,在夫妻相亲相爱的床上遭到强奸,而且还被这不知名男子的高性技奸淫得如此风情万种。这种事情,雪艳娇以前从未想像过,但现在竟然生了。

如果有人看到她这个样子,恐怕无法与她平时的冷艳形象联系起来。

这个男人到底是何人物?怎么这么懂女人的弱点?特别是这么懂她的弱点?

明明是强奸却令她享受到只有与她那天赐异赋的丈夫**时才有的极乐快感……

雪艳娇心中一团乱麻地胡思乱想着,忽然强忍哀羞出声问道:“啊……你、是邪武吗?是你在恶作剧吗?啊……如果是你……别再继续……”

然而,压在她身上的男人非但没有停止动作,反而用一个陌生的声音冷哼道:

“哼哼哼,邪武?你老公?他今晚不会回来,让我陪你玩玩!玩爽之后,我还要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否则先奸后杀,让你成为明天头条新闻的女主角!”

这声音是雪艳娇从来没听到过的,就是说现在强奸她的真是“丈夫以外的男人”,冷艳娇妻不由绝望悲鸣起来,但随着这男子挺起**专攻她**g点和花芯子宫口的几下强劲而巧妙的**,她绝望痛苦的悲鸣很快被哀羞淫喘的**取代。

接着,这男子突然从她**深处拔出**,并放开她被紧紧压在床上的身体。

眼睛被蒙住的雪艳娇不知这男人要干什么,心中知道这也许是个逃跑机会,但**却感到空虚般酥麻酸软。

没等她多想,这男人用侧交位的姿势把她的身子侧摆在床上,让她侧身躺着,随后抬起她的一条修长美腿,“噗嗤”一声**飞溅声便把异常粗壮的巨**从侧面再次插入她的小嫩屄,这次一插入便像要尽根埋入般直插子宫,把整个**插得几乎没有一丝缝隙。

随即,这个不知名的男人从侧面抓住雪艳娇胸前晃荡不己的雪白大**用力挤玩,胯下的粗长**越插越深地斜插进**,并开始在她体内激烈颤动起来。

“啊……这、这感觉……你、你要射了吗!求求你,别射在里面……啊——”

预感到强奸自己的男人快要射精的雪艳娇竭力在冲昏头脑的欲火刺激下出清醒的哀求,试图保住人妻少妇的最后底线。

然而,在强烈的紧张感和兴奋快感中,她的**赶在男人射精前**了,伴随着她无法压抑的一声绝叫,她整个**猛地一阵抽搐,浑身抖动着从女体深处喷出一股混合着大量**的阴精。

似乎感到她被强奸至**的异常快乐,这个不知名的男人冲刺般加**起来,异常粗壮的巨**几乎要插爆她小嫩屄般狠狠**了几十下,接着强行把不断膨胀的粗圆**顶端塞进花芯子宫口,颤动着将一股热热的阳精射进年轻少妇的新婚人妻子宫,滚烫的精液像咆哮般一下就灌满了她应该与丈夫孕育生命的花房虽然眼睛被蒙住看不见,雪艳娇仍在黑暗中清晰感到“丈夫以外的男人”在她体内射精的极度屈辱却又异常兴奋的强烈感觉。她玲珑凹凸的**娇躯在滚烫阳精喷洒在子宫内的那刻全身狂颤,明明知道不可以却身不由主地收缩着**腔壁把喷射雄精的粗长巨**勒紧,整个**继续**着像在欢迎更多的精液注满子宫。

这男人的射精量十分惊人,简直可与她那精力过人的丈夫相比。等他射完精后,他依然坚挺的粗长**仍然塞满着冷艳娇妻的嫩屄**。

雪艳娇心中明白,这个男人不会就此放过她,他会继续强奸她,凌辱她,拷问她,直到她屈服地老老实实回答他的问题。

她感到一阵恐惧,却又有种莫名的兴奋,但此刻更多的是生怕泄露机密的不安,还有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无套插入强奸中出的悔恨……

今晚的这场强奸游戏已经开始,并将继续下去。

那么,遭受到这般屈辱的她,究竟在心中藏着什么机密呢?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神秘女谍 主目录